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牛牛计划 > 通路敏化 >

有哪些医学知识概念已经更新或改变但不为大众所知?

发布时间:2019-06-07 07:4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胃食管反流病是一种很常见的以「反酸、烧心」为主要表现的疾病,人群中尤其是上了年纪之后,以及肥胖人群发病率相当高。很多人挂在嘴边的「老胃病」其实就是胃食管反流病。

  胃食管反流病顾名思义,是胃液反流到了食管,刺激食管黏膜导致的一系列改变。不知道是不是跟传统的「通则不痛、痛则不通」观点有关,我们治疗胃食管反流病一直把促胃肠动力剂,也就是平时经常见到的「吗丁啉」等药物作为重要环节,寄希望于通过「让胃液更快的向下流动,而不至于反流向上进入食管」来治疗胃食管反流病。国内促动力剂的处方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胃食管反流病的。

  然而,胃食管反流病的机制主要是食管与胃交界处括约肌一过性松弛和压力减低。对于绝大部分胃食管反流病病人,并不存在胃的动力障碍,就算我们不考虑促动力剂的副作用(实际上还不容忽略),这也是一种无价值的治疗。

  实际上,也没有临床证据可以证明促动力剂可以改善胃食管反流病的症状。它们从来就没有出现在胃食管反流病的治疗库里。但是我们国家却一直在这么用,10 多年的教材上是这么写的,临床中医生也是这么开药的。用促动力剂治疗胃食管反流病深入人心,好像已经成了标配。

  现在,起码我们自己也在做着改变。从 2007 年的治疗共识开始,对胃食管反流病使用促动力剂就做了限制,只用在常规药物治疗不佳时。到了 2014 年再修正时,直接去掉了相关章节,已经跟国际接轨了。新版的内科学还是用的 07 版共识说法,不过也比之前有了进步。

  可惜,这个更新并没有很好的自上而下推广,以我目力所见,仍然有大批的医生在开具胃食管反流病促动力剂治疗。

  这个回答不谈胃食管反流病到底应该怎么治疗,也不说促动力剂在其他领域治疗的滥用问题。只想强调:知识概念在不断更新,促动力剂不能用于治疗胃食管反流病,应该深入到每个医生那里。我们有责任避免任何过度的治疗。

  比如最近认为艾滋病、白血病(部分分型)、前列腺癌等以前几乎戴上就等于宣判“死刑”的疾病,通过规范治疗,现在基本可以当做慢性病来管理。

  比如微信疯传的服用阿司匹林预防心血管事件,以前很多业内人士也主张高血压、高脂血症患者服用阿司匹林进行一级预防,但今年FDA发布报告显示这种用法获益与风险关系不明,应谨慎使用。换句话说就是不推荐常规使用阿司匹林预防心血管事件。但对于已经发作过心梗的患者使用阿司匹林预防获益是确定的。

  :应另一位老师提醒,提醒各位,抗菌药物属于处方药,自行购买服用并不科学,因为是哪一种细菌,哪一种药品有效,用法用量如何,都不是一般公众容易掌握的。

  各种不管宣传为“广谱的”还是“窄谱的”,都不能完全包括以上所有细菌,比如青霉素,是一种窄谱抗生素

  而被一些医务人员或公众认为“取代青霉素”的头孢菌素,也没有好多少,比如一代头孢是这样:

  而曾被誉为“耐药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最后一道防线”的万古霉素及同类药物,是这样:

  而一直以来上面那一块“真菌”都无人可及,抗真菌药物是专门的一大类,现在抗菌谱比较广的伏立康唑,是这样:

  有些时候,一些患者感染很重,但一时又无法获知是哪种细菌,为了抢时间,就必须第一时间包括尽可能多的细菌,像这样:

  但是这个方案的价格极其昂贵,光是这几种药物,加起来一天在2000-3000元。

  此外还有比较新的四环素类的衍生物,替加环素,抗菌谱算是很广了,像这样:

  但这种药物价格也极其昂贵,一天接近2000元,并且适应证仅限于复杂性腹腔感染及皮肤软组织感染,单用于肺部感染会增加死亡率,需要联合治疗。

  所以抗感染治疗药物的研发仍然任重而道远,因为使用受限,抗菌药物的研发对于公司而言利润不大,因此现在鲜有公司愿意投入。现在也有公司试图开发单克隆抗体用于对抗感染类疾病,希望能够早日获得上市。

  上图是胃酸分泌的原理,几种化学物质作用于胃壁细胞,经过信号转导,进入下一步,其中组胺受体占据主导地位。在下一步,氢-钾-ATP酶将氢离子泵入形成盐酸(胃酸)。

  阻断胆碱受体,胃酸分泌将受到影响,代表药物哌仑西平,然而效果并不很理想。

  阻断胃泌素受体,胃酸分泌将受到影响,代表药物丙谷胺,然而效果也不很理想。

  阻断组胺受体,胃酸分泌受到影响,因为组胺受体占主导地位,所以效果比较显著,代表药物西咪替丁,效果不错,现在常用法莫替丁、雷尼替丁等。

  阻断三条通路共同的第二步--氢-钾-ATP酶,胃酸分泌会大受影响,可以让胃内PH在几个小时内变成接近中性,并且24小时左右胃酸分泌才恢复。代表药物奥美拉唑

  然而虽然这类药物阻断胃酸效果最好,却并不适宜过度使用,因为胃酸分泌过少会减少胃口,影响消化,并且有可能肠道内寄生的细菌会“游移”到其它部位,引发感染。现在很多医疗机构有过度使用该类药品的倾向。

  胃粘膜是一个攻守平衡的系统,攻方有胃酸、咖啡因、酒精、幽门螺杆菌(hp)等,守方主要是粘液-碳酸氢盐屏障。

  所以针对幽门螺杆菌的四联疗法,使用两种抗生素、铋剂、抑酸剂同时对抗胃酸和hp,使hp离开其比较舒适的酸性环境,再用抗生素杀之,然而根除率并不太高,现在约在60-80%左右,而且有些人会复发。

  另有一类使用很广的,叫做粘膜保护剂,比如什么氢氧化铝、磷酸铝、铝碳酸铋等,这些两性物质可以中和一些胃酸,并且可以在胃粘膜形成一些胶冻状物质,从而保护粘膜。

  以上有些在医学界看来已经不能算是新知识,只是公众有些理解偏差,所以就稍稍科普一下,难免有错漏之处,敬请谅解。如果持续关注的人多,我就持续更新。

  随着我国社会老龄化的进一步加深,埃尔斯海默征(老年痴呆征)的患者数量也日益攀升。相信很多人都直接或间接的认识一些患埃尔斯海默征的病人。因为我姥姥在5年前发现了患有诶尔斯海默症,所以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关注相关的研究进展。

  这个疾病目前还未发现有效的治疗手段,所有的特效药物研发都在第三期临床实验中失败了

  所以治疗方面大家跟国外比没什么区别,无非都是有效的无效的神经营养类药物罢了。(

  所以,大家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不要花很多钱去买所谓的特效药了。如果要买,也请去找相对的业内人士查查相关文献再买。)

  。由于患者不可逆性的认知功能障碍和情绪变化,让照顾她/他的人身心和心理上都饱受煎熬。我就曾亲眼目睹我姥爷3个月内瘦了20斤,天天愁容满面,让人十分心疼。

  但是大家在对待病人的时候更像是在对待一个孩子,企图通过语言或者行动上的“敦敦教诲”来改善病人的认知以及行动上的缺陷

  。甚至有时候在患者说了一些不合逻辑的话后,照顾他/她的人会与其辩解,最后搞得两个人都不愉快。这些其实都不是正确照顾病人的方法。

  你面对的是一个正在经历一个不可逆的神经损伤的病人。切记不要把患者当成小孩子,与其试图改正她的逻辑与行为,不如我们就让他们放纵一次,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说到信息更新,那关于诶尔斯海默的致病机制在近几年也有更新。众所周知,在埃尔斯海默病人的大脑内有两种最常见的异常物质积累。一个是淀粉样蛋白瘢,一个是神经纤维缠结。

  淀粉样蛋白斑在埃尔斯海默病产生症状的20年前就开始在脑内沉积,并且已经发现了可用于早起测量的生物标记物

  。所以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就可以像现在预防癌症那样对埃尔斯海默病进行3级预防,早发现,早治疗。

  它属于最常见的女性恶性肿瘤,每 1 万女性中约 4 个患病,死亡率居女性恶性肿瘤第 6 位,每年死亡人数超过 7 万。

  随着医学证据的不断完善、丰富,诊疗相关的指南也不断在更新,在 2015 年 10 月,美国癌症协会又做了一次大动作的更新与修改。

  关于筛查,很多朋友会第一时间想到「乳房自检」。通过观察乳房大小、形状、皮肤颜色、乳头,触摸乳房的质地等情况来判断有无异常,发现不对的时候,就立马去医院就诊。

  的确,这种「自摸」的方式,旧指南里也有介绍过,但同时也强调了,乳腺自查不是很好的乳腺癌早发现的方法。

  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新指南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不再推荐「他摸」了,也就是指「临床乳腺检查」,即让医生触摸检查乳腺。

  无论是「自摸」还是「他摸」,后面研究发现,并没有直接证据证实临床乳腺检查有助于乳腺癌筛查,也就是说对于「早发现乳腺癌」来说没什么效果,反而会增加女性焦虑,还会为各种过度检查提供契机……

  但基本上,目前每个县级医院都基本配备了专业筛查设备,如钼靶、磁共振,单独靠「他摸」或「自摸」的意义就很小了。

  我们之前提到,旧指南建议是 20 岁开始每 3 年要查,40 岁开始,每年都要查。

  所以,新指南取消了 20 岁开始的临床乳腺检查,把筛查开始的时间设定为 40 岁。

  虽然新指南改了很多,但姐妹们还是需要知道并且熟悉自己乳房的情况(大小、是否对称、质地如何),一旦发现异常,还是需要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曾经的说法“阿司匹林对胃肠道有刺激作用,应在饭后吃”现在已经基本不适用了。因为目前几乎所有能买到的阿司匹林都是肠溶制剂,在胃内的溶解微乎其微,对胃黏膜的刺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肠溶制剂大多要求空腹使用,以便使药物快速进入肠道崩解吸收。当然制剂工艺也是门高深的学问,我国的肠溶标准是允许10%的阿司匹林在胃内溶解吸收,所以有部分国产阿司匹林的说明书依然写着建议饭后使用。=======

  吗丁啉 可绝不是什么家常备药,甚至可以说是禁药,但在大陆竟然是OTC药物(over-the-counter,即不需要医生处方就可以购买的药物)。

  「吗丁啉」即多潘立酮,从未在美国上市,FDA早在2004年就在其官方网站发出警告,建议停止使用该药。

  多潘立酮注射剂型于1985年就因心脏相关副作用而被撤市。目前认为多潘立酮导致心律失常而猝死风险大于胃肠道获益,欧盟也呼吁其全面退市。=======

  铋剂,比如被广泛宣传的“保护胃黏膜”的枸橼酸铋钾,同样FDA从来没有批准过其作为OTC药物上市,甚至在许多发达国家是被禁止使用的,或至少也是限制使用。然而在大陆一样也是轻松能买到的药物。

  其可引起铋性脑病,甚至有致死病例的报道。2012年301医院的梁浩大夫在《中华内科杂志》有一篇专门讲这个问题的文章。

  ==至于有评论提出幽门螺杆菌的耐药治疗,铋剂同样也只是二线不得已的选择,而且是联合治疗幽门螺杆菌感染,从来没有指南写过推荐单纯用铋剂作为“胃粘膜保护剂”使用。同时治疗中的选择也必须基于临床大夫做出的专业判断。然而目前铋剂在大陆的使用几乎属于半失控状态。

  也就是这个药物是自封的OTC,你可以访问这个网址Contact FDA,投诉这家超市销售未被FDA批准的药物,同时也可以投诉这家制药公司。

  ==2016.12.1更新至于为何会如此“迷信”FDA认证,也是这些年来被逼无奈的选择。FDA依然是全球最严格的药品认证机构,其批准的药物也是相对而言最安全有效的。

  “反应停”即Thalidomide(沙利度胺),格兰泰药厂(Chemie Grunenthal)研制出来,发现此药有镇静和止痛作用,于1957年上市,宣称是一种可治失眠、咳嗽、感冒和头痛的神奇药物,后来又发现可缓解孕妇晨起呕吐和恶心,又宣传为孕妇的理想选择,这样“反应停”在欧洲、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等国,成为又一个神奇药物。接着梅里尔公司获得许可,准备在美国市场上推出“反应停”。

  但FDA由于未能看到其致畸实验的结果,一直要求梅里尔公司供更多的动物实验和所有临床试验数据,不批准“反应停”在美国上市。

  梅里尔一方面将欧洲做的的动物实验和临床试验数据送去,另一方面在全美找了1200名医生,分发了250万片反应停,服用者超过2万人,造大声势。 FDA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来自药厂、来自游说集团、来自妇女界,但依旧没有批准。

  各国纷纷将“反应停”下架,这期间大约有1到2万名海豹肢症婴儿诞生。梅里尔公司火速召回已发的药品,但美国还是出现了17位海豹肢症婴儿。

  1962年10月,肯尼迪签署基福弗-哈瑞森修正案(Kefauver Harris Amendment),规定新药上市必须向FDA提交有效性和安全性数据,上市药物一旦出现问题,必须尽快召回。

  沙利度胺如今也是临床常用药,但大规模临床使用一定也是在FDA批准的适应症以内才是稳妥的。尤其涉及到有大量患者使用的药物时,安全性和疗效上是要权衡,除非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疗效不能凌驾在安全性之上。=======

  不仅不可能把水“控”出来,控水过程导致胃内容物排出还可能导致呕吐进而反流误吸,进一步导致呼吸障碍,有害无益。在心肺复苏的过程中,肺内水才会吸收入循环,从而改善肺氧合能力。

  2012年NEJM有一篇权威的文章讲到溺水的救治,大多数人能做的首先是联系专业的医务人员,还有就是针对溺水的心肺复苏,是A-B-C的原则顺序(即开放气道-人工呼吸-胸外按压),优先先进行 5 次人工呼吸,再进行胸外按压 30 次,随后进行2 次人工呼吸,继之 30 次胸外按压,开始30:2的循环施救。(注意溺水的心肺复苏术比较特别,强调通气的重要性,不是2010年AHA提出的C-A-B顺序)

  以往以为大脑在出生之后神经元就只会减少,不会再增长。现在知道哺乳大脑负责记忆的海马体嗅球是终身都会继续产生新的神经元的。而在2014年《细胞》杂志发表的研究中,发现人类纹状体在成年后也会继续分化产生新的神经元。Cell:爆炸揭示纹状体神经再生之谜 --神经--新闻 --生物360 --中文生命科学界资讯站在精神疾病比如重性抑郁症、精神分裂症中,海马体的神经元会出现20%以上的凋亡,而这个过程也是可逆的。Adult Neurogenesis in Humans- Common and Unique Traits in Mammals

  事实上,疼痛对人体来说除了预警之外并没有任何积极的作用,对于已经明确疼痛原因,不需要疼痛来预警的患者应该积极的镇痛。早期有效的镇痛不仅可以提高患者舒适度,同时也可以避免痛觉敏化,缩短疼痛持续时间,加速患处恢复。

  镇痛药物种类多,每种药物适应症不同,找不到明显致痛因素的情况切记不可自行服用镇痛药物。尤其腹部,胸部的疼痛持续半小时不能缓解或疼痛剧烈时应及时就医。头疼伴呕吐,视物模糊时也应该及时就医。

  四肢因外伤导致的疼痛(比如关节扭伤,碰撞伤等),可以自行服用otc类非甾体镇痛药(比如布洛芬)来处理。如果镇痛之后肢体活动受限,比如活动不协调,不能承受重物感觉力量下降等情况需要及时就医。

  对于医生来说,在接诊有疼痛症状患者,在找到疼痛原因后应及时考虑镇痛策略。一般应按单用非甾体/κ受体激动剂>非甾体与κ受体激动剂合用>非甾体与阿片类药品合用的次序逐级增加镇痛强度,对于住院患者口服药与静脉药互相补充。需要长期镇痛(超过三天)需要考虑非甾体的胃肠道副作用与阿片类的成瘾,需要变换镇痛药物的组合。现在随着非阿片类中枢镇痛药物的发展(比如普瑞巴林),也为临床镇痛提供更多选择。

  目前国内临床的镇痛理念还比较落后,很多医生不重视这一项,在选择镇痛药物时做不到长远规划。我印象很深的一个患者,三十多岁男性,怀疑淋巴瘤住在肿瘤科,请普外科会诊做淋巴结活检。由于这个患者脊髓受到侵犯,稍一动弹就会诱发强烈的疼痛,整个人都会疼的从床上弹起来(这种侵犯脊髓的疼痛类似于强烈的电击痛),难以配合普外科的活检,原本局麻可以搞定的活检需要我们上全身麻醉。我询问了肿瘤科医生的镇痛方案,很简单,只有吗啡5mg肌注bid,效果并不好(在大量镇痛药面前,吗啡即释药的镇痛强度真的不够看,没有做过滴定的吗啡即释药临床效果其实很差),而且已经有了轻微的成瘾。这种长期的脊髓刺激,使大量炎症介质聚集在脊髓周围,痛觉敏化非常严重,单纯的吗啡即释药并不能阻止日益严重的痛觉敏化。麻醉中我给患者使用了非甾体镇痛药和κ受体激动剂,麻醉复苏后患者非常的舒适(麻醉镇痛药十分钟内就已经代谢完毕),用患者话来说“这是我人生中最舒服的时候”。术后送患者返回肿瘤科病房的时候,我与值班医生沟通了镇痛方案,可惜他们并没有采纳。

  所幸,时代在进步,我院越来越多的科室来邀请我们科去交流镇痛心得。舒适化医疗是大势所趋,忍受疼痛要一去不复返。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如果是眼科医生,那这个医生的知识实在有点太过古旧,超声乳化技术都发展多少年了,还在要求白内障成熟才手术。。。这样的医生,不知脱离临床手术多久了,建议另找医生看。

  正确的做法是找眼科白内障专科医生看(是的,虽然我们眼睛小,但眼科还要细分成白内障,青光眼,视网膜等等专科),如果患者主观视力不太好(各有标准,一般低于0.5),而医生客观检查到有白内障,并且考虑视力下降跟白内障有明显的关系,并初步排除其它因素如视网膜疾病等,那就可以考虑做手术了。

  最后,继续念叨,白内障目前就手术有效,点药吃药是没法治的!莎普爱思不能治,郎平打的广告也不行!!

  1.之前普遍认为神经细胞都不可再生,死一个少一个(高中生物知识)。现在的医疗水平,至少是实验室的医疗水平,已可以证明这句话是错!误!的!

  举个显而易见的栗子:我们的脑细胞每天都会死掉一部分,如果我们不再生的话,我们的智商就会类似这个样子:

  之前的医疗水平认为:周围神经系统,神经元若是轴突损伤,能够进行一定的自我修复,若是细胞核损伤,只能死去;中枢神经系统(脑、脊髓),高度分化,失去细胞分裂能力(就是一类从原始的干细胞开始,变得太远,以至于近乎丧失了干细胞的复制和变化能力),损伤后无法自我再生。

  当然,那是之前。人工的话,现在的诱导多能干细胞技术(IPS)很强大,可以让神经元的修复成为可能,当然,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即便是自我修复,研究发现,在大脑深处也一直有一定量的神经干细胞,在大脑受到外伤或者退行性疾病(如老年痴呆症)时,神经干细胞会自动进行修复和代偿的!只是随着年龄的推移,神经干细胞确实会逐渐减少,这也就是为什么老年痴呆症等多发病于老年(少年和成年时,基本会自愈的!)。

  2.我们都以为同性恋无法生育儿女,我们都以为只有男女结合才能进行“造人”。好吧,这在以前是正确的。但是现在,错!误!的!

  现在的诱导多能干细胞技术,已经在小鼠上获得了成功:完全通过体外培养,让两个卵子结合成了受精卵,然后诞生出了新的小老鼠。于是乎,男性成为了在繁育过程中可有可无的存在。那么,两个精子也可以么?真的抱歉…

  3.之前我们以为克隆动物的寿命都会相对缩短,也以为是因为DNA上的端粒随年龄进行不可逆的磨损,所以才使得克隆动物寿命很短。如著名的克隆羊多莉

  不过现在的克隆技术已经很成熟了,克隆出来的动物寿命与原动物寿命没有明显不同,身体机能也十分相似。仅就动物医学领域来说,韩国某位克隆狗的大牛,10万美刀一条克隆狗明码要价,现在已经克隆出了众多诸如911搜救明星犬这样的优秀犬只了。

  4.我们都知道是具有极大风险的,因为机体(身体)的免疫排斥反应很强烈。所以,现在的,都尽量建议是血缘相近的亲属,最好是同卵双生的双胞胎,而即便是这样的双胞胎,也会有明显的免疫排斥。但是,现在,它快是错!误!的!了!

  聪明的生物医学家有两个途径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第一个是上面提到过的ips技术,就是用自体细胞在体外进行诱导培养,生成想要的器官组织,再移植回自己的身体上,没错,0免疫排斥!不过,现在的实验室阶段,只能培养出皮肤的表皮层这类简单的器官的一部份。

  第二条途径就是运用基因敲除技术(生物狗们的看家本领),来让原本会产生明显排斥反应的器官不具有排斥性。

  嗯,咋整的?我们身体里的免疫细胞会根据外来细胞的表面某些物质,来对这些“非己”细胞进行精确打击。

  举个例子,拿刀的一般都是匪徒,所以警察蜀黍会把所有拿刀的都关进小黑屋,但因此,那些卖刀的小贩也悲剧了。而我们要移植的器官,就是这些卖刀小贩。

  所以,我们可以把刀给捏变型,带个安全套,或者,干脆不带刀,带个刀的照片。总之,就是通过分子生物学水平上的处理,让移植的器官表面的那些决定簇(信号物)变异隐藏或消失。

  问题又来了,这样的器官哪里来?从猪来~从猪来~猪和人其实很像的,哈哈哈哈哈(这个梗已经第三次在我写的回答里提到了)

  当然,还在实验室阶段,不过,生物狗们都在很努力地摇试管呢,所以不许总黑人家!!

  “以前书上对味蕾接受不同味道区域的分化是错的(比如舌尖对甜味敏感等等)。五种味道(甜、咸、酸、苦、鲜)的味觉感受器的分布是没有区域分别的,舌头每个部位都有这五种感受器。”

  然后我又根据这个想到之前以及现在的很多人,还认为大脑的潜能只开发了1%,即便爱因斯坦这种天才也只开发了5%,而且,大脑的每一部分,都有明确的分工。还有,左脑是具象思维,右脑是抽象思维。好吧,我要告诉大家,这些,全部都是错!误!的!

  举简单的栗子,如果线%以上无用,那请告诉我是哪些部分,我挖出来,看看是不是还能正常扯淡。大脑内的是神经细胞,神经细胞的轴突超级长,经常一个细胞从左脑起,终于右脑,从大脑起,终于小脑,所以,能说一个细胞在不同的区域执行不同的功能么?而且,现在的研究表明,大脑并不是严格地某部分只执行某一单一功能的,所以很多脑肿瘤的病人,在切除肿瘤后,仍可以存活多年,不仅是因为神经细胞的可再生性,也是因为神经细胞的代偿性和互相协作性。还有,IQ这种东西,完全没有科学依据,智商180的天才和110的普通人,在手术刀下并没有什么不同。而IQ测量的一开始,就是一个很不科学的“胡说八道”。

  【评论里有好多非医学专业朋友质疑“IQ瞎扯论”,现摆出认真脸说下,IQ原本就是人类凭空捏造出来,用于生硬衡量“能力”这种更为虚空素质的一种手段。不同的IQ测试,依据题目类型、题目熟悉度、答题者心情、题目所占比重,会对同一个测试者产生相当大的偏差,毕竟IQ是理解力、记忆力、计算力balabala的杂合,但,他们的比重怎么确定?是人类自己定的!】

  【我知道大家一下子接受不了,欢迎带着证据拍我,但希望是SCI的收录,而不是什么地摊上的大脑开发与成功学。非医科生可以质疑,但请不要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就根据个人的“经验”反对,还不听我的解释。不学医,永远不清楚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也永远不知道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小。等等,似乎我不够格说这句话,因为,我是个兽医=_=捂脸逃】

  【声明】很多都还是前沿的信息,都没有批准应用于人医临床。仅作为科普之用,一切医闹想以本文对医生进行要挟逼迫者,都是耍流氓!!!!

  现代麻醉进步很大,即使是全麻很多手术已经不需要术前禁食10小时禁饮8小时,ERAS快速康复理念已经发展到术前2小时可以少量饮平衡液。

  还有一般没有经过肠道的手术,术后是不需要等肛门排气之后再进食的,只要清醒,没有呕吐,生命体征平稳,术后2小时可以试着饮水,没有呛咳没有腹胀可以结合具体情况先从流质饮食开始慢慢过渡。

  给很多患者讲了大部分都还是会听的,但是遇到那些年纪大的,保守得很的家属,就说以前的老方法是正确的,就是不准患者吃,患者只有眼巴巴地饿着可怜兮兮地看着我们,我们只有给他输营养液,又是钱啊,哎,很无奈。

  谢@Crescent Sung邀,我可能着重讲讲那些被普通大众错误认知的东西,会带一些知识更新。

  1、咳嗽不是感冒,总有病人一来就告诉我说我感冒了,一问原来是咳嗽了。咳嗽的原因有很多种,可能是哮喘、可能是支气管炎、可能是肺炎。

  2、高血压不是不头疼、头晕就没事,这也是经常在门诊听病人讲的,一个200mmHg左右的病人我建议他住院,规律服药,他一拍脑门,我又不头疼、头晕,没事!殊不知,等你疼起来的时候就说明脑血管要出事了。

  3、上火不是一个正规的中医概念,也不知道咋弄出来的,啥玩意都往上火上面套。

  8、哮喘不一定要喘,可能只是咳嗽或胸闷,他们分别是咳嗽变异性哮喘、胸闷变异性哮喘。

  10、激素分很多种,激素是人体长大及继续活着必不可少的因素,切莫听信了那些妖魔化的言论。例如生长激素,小孩没了侏儒症;甲状腺激素,小孩没了呆小症。而我们平时听到的最多的激素是指糖皮质激素,在正常人体中,几乎参与了所有的功能。当服用该激素突然停药时,人体因为突然缺了它,会直接出现很多不良反应,这就是为什么糖皮质激素不能随便停药的原因之一。

  比如以前要靠肺活检才能确诊肺间质纤维化,现在高分辨率CT能确诊绝大多数了。

  比如以前房颤只有吃法华林预防栓塞,现在可以有左心耳封堵术/左心耳套扎术。

  比如以前上消化道出血基本都用三腔二囊管,现在有条件就上内镜了(当然这个应该革新很多年了)。

  最近十几年的确是医疗领域日新月异的时代。有很多几年前还属于“常识”的知识或者概念现在已经更新或者正在更新。然后随着更广更快的实践以及临床数据的即时收集和分析,很可能再过几年又不一样了。

  (1) 诊断和治疗从延续了几十年的以发生的组织器官为基本依据,到以基因变异的分子基础为依据。传统上我们都把癌症按照发生的器官分类并加以治疗,比如肺癌、胃癌、肝癌等等。但是随着基因测序的普及,现在发现按照癌细胞的基因变异分类加以治疗才更有效。

  比如同样是乳腺癌,基因型不同治愈率可以相差好几倍!其中最难治的称作三阴性乳腺癌,也就是指不是由最常见的三种基因变异引起的。因为属于“未知型”,不能对症下药,所以常常会由于治疗方法不当而延误病情。

  另一方面,由同一个基因变异引起的癌症,即使是在不同的器官上,其生理和病理的相似度远比不同基因同一组织的癌症要高很多。比如BRCA1基因变异引起的乳腺癌和卵巢癌的相似度远比不同类型乳腺癌的相似度要高。

  所以很快基因型诊断将成为癌症以及很多其他重大或者慢性病的首要判别指标,做为用药及医疗护理的最重要的指导原则。

  一个比较熟知的例子就是前两年轰动一时的著名影星安吉丽娜朱莉做为预防手段切除了乳腺和卵巢的新闻。这是因为她携带了现在认为属于高危风险的BRCA1基因突变。根据最新(2015)的统计调查,这种突变在一种少数族裔 -- 基本认为是犹太裔女性-- 中的致癌风险非常高,可达30%以上。而且这种类型属于比较难治又容易复发扩散的类型,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效的靶向药。

  除了BRCA1基因之外,衰老也是一个普遍的、不分种族性别的致癌高风险,因此朱莉以后罹患癌症的可能性还会随着年龄增大而升高。所以她采取这种激进的预防手段也的确不是杞人忧天。

  不过至少目前的共识是BRCA1突变在亚裔人种中的几率以及风险都相当低,所以目前不包括在一些普遍的基因筛查中,所以我们都还不用担心这个,尤其是那些没有家族病史的。

  什么?!另外一个更新迅速的概念就是越来越多的癌症被发现其实是跟病毒密切相关的。目前已经确定的就有HPV(人类乳突病毒),主要跟宫颈癌相关;EBV(人类疱疹病毒第四型),可能会增加患淋巴瘤的风险;乙肝(HBV)和丙肝病毒(HCV),导致肝癌; 以及 HHV-8(人类疱疹病毒8),造成卡氏西肉瘤,等等。

  当然,大多数情况下病毒只是增加患癌的风险,而不是会100%导致癌症,但是如果再有其他的风险因素存在的话,患病的可能还是会相当高的。

  但是另一方面,这些与病毒相关的癌症又比较好预防,很多时候只需要简单地打疫苗就好了。所以更新观念其实非常重要。

  自从本世纪癌细胞最重要的秘密武器 —— 基因变异——被发现以后,越来越多的癌症的致命武器被破解、缴获。所以现在绝大多数癌症的风险和危害都要看基因型和分期。比如一些乳腺癌亚型 (目前治疗效果最好的是ER-positive型,即雌激素受体阳性),腺癌亚型、血癌亚型等等,靶向药的治愈率已经超过了50%,尤其是乳腺癌,如果发现得早的线%以上。

  还有一些癌症因为生长缓慢,扩散性低,所以最新的医疗数据和临床指导都认为保守治疗对于病人的生存期和生活质量更有好处。最为典型的是前列腺癌 (prostate cancer)。

  根据《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16年9月最新发表的一项研究,长达10年的对2664名年龄在50-69岁之间确诊为非扩散性前列腺癌患者的长期跟踪提示,保守的观察和治疗跟激进的手术和放疗对于疾病的发展、扩散、以及患者的总体生存期等各项指标来说,没有显著区别。显然,前者的副作用要小得多。

  当然,这项研究样本还比较小,主要针对白人,就是昂格鲁-撒克逊人。所以对于具体的临床护理以及其他人种的意义还有待于进一步证实。

  但是未来几年很明显的趋势就是将会有更多的癌症以及其他重症变成可治愈或者可控制的慢性病。

  从传统上来说,病毒的破坏力比细菌或者其他微生物要高好几个数量级。但是像一些其他的答案中提到的,现在对于HIV病毒,乙肝、丙肝病毒已经发展出了非常有效的特效药。虽然还不能把病毒完全消灭,但是已经可以长期(几十年)控制在极低的滴度上,极大地提高了患者生活质量和生存期。

  当然,病毒们是绝不会轻易屈服的! 还时不时地搞点战役性胜利,比如埃博拉病毒、塞卡病毒,那是肯定跑不了的。实在搞不动人类了,就搞人类的食物,比如禽流感、口蹄疫什么的。

  在我们生命的最后三分之一的时间,比如60-80岁这个区段,生理(和心理)上变化其实相当显著,不比头三分之一(前20年)少多少。

  但是在本世纪之前,由于老龄阶段的人口比例比较低,所以其独特的生理基础没有足够的研究来支持,大部分服药和医疗指导都是按照青壮年的生理指标进行。这种情况随着近十几年来老龄人口的急剧增加而开始改变。

  现在越来越多的医疗指导开始把老龄阶段单独举出来予以区别对待。比如一个2014年开始的研究建议:对于60岁以上的老人,高血压的上限可以提高到收缩压150。也就是说对于收缩压在150以下的60岁老人,一般情况下可以不必进行降血压措施。

  注意这些前沿研究成果仅供参考,并不能代替医生的意见,也未必适合于亚洲人。但是总体上来说,将老龄阶段做为一个单独的医疗群体的趋势已经是显而易见了。

  关于其他的一些发生重大更新的科学/医学问题,请参照我的另一个回答:最近二十几年,自然科学领域有哪些常识或理论得到了修正? - 红尘踽踽的回答 - 知乎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不管是医学,还是药学,大家千万不能简单的看作是科普,这关系到你们一身的健康!

  我不是喷赞数第一的答案,他说的大部分都是教科书上有的,药理学基本上就可以涵盖他说的,但是,医药不分家,光有药的知识就可以治病?扯淡! 千万不要自己意淫!千万不要自己意淫!千万不要自己意淫!因为机体的复杂程度是没有接触这个领域的人不好去肆意揣测的,因为这关系到你的健康!健康!健康!

  所以大家要看的是一些常识,而不是一些很深奥的东西,然后自己很厉害的样子,甚至还去误导别人。我们的老师通常告诉我们,在我们拿到执业药师资格证书之前,绝对不要给人家开药!也不要有任何的舆论导向,你要对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负责!所以我还是想说常识是要了解掌握的,而专业知识一定不能擅自使用。健康往往在你装逼的一瞬间就没了!

  1.感冒,发烧,在咨询过医生的情况下,尽量选择不吃药,休息为主!当然情况紧急另说!

  2.抗生素不是就是不好的,可口服用的抗生素还是有一定医疗贡献的,只是口服抗生素,有些生物利用度不高,所以选择静脉注射或滴注。所以,在医生的建议下,不要对抗生素抱着一种非常反感的态度,况且现在门诊规定很严格了,不怎么敢给你挂这种了。

  一般来说,静脉注射吸入肌肉注射口服经皮给药,上面是由于给药方式的差异造成的人体吸收快慢的比较。一般的原则是尽量选择吸收慢的对人体伤害较小,当然收到药物类型的差异,药物本身,病人自身等原因,只能选择某一种给药方式,经典举例,胰岛素,由于其口服肝脏首过效应大,生物利用度很低,只能选择注射,所以长期注射胰岛素的人腹部肌肉损伤大!当然,现在有一种新型的经皮加压无孔注射,还处于起步阶段,大家感兴趣可以去了解,注射胰岛素患者的福音!

  4.说到胰岛素,在多说一句,我上面一直在讲注射胰岛素的患者,没有说糖尿病,因为不是糖尿病,就要注射胰岛素的!记住,听医生的!我不是医生,我不能说什么样的糖尿病可以注射胰岛素,只是希望你听到糖尿病,一定要去问医生,能不能注射!

  5.高血压,不是这辈子就脱离不了药的,亲身经历,我爸前几年高血压,现在完全不吃药,抽烟喝酒,样样不少(不建议大家这样)。

  6.肾结石,不要一听到这个就说,弄个体外碎石,搞定。石头比较小就不需要碎,多喝水,要吃早饭,通过蹦跳的方式都可以调理你的机体,加速排石,上述方法一定要注意量,不能一天到晚蹦跳

  7.最重要的,什么偏方不偏方的,你们一定要相信医生的,有执业资格的医生,大医院的医生,无论年长还是年轻的医生,医者仁心!

  我知道大家是因为对于医生的信任度低的原因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也遇到过很多职业操守都没有的医生,但是越到大医院,医生都是一顶一的人才,能穿上白大褂的都是好样的。如果是患者,要相信医生。

  如有不妥,一定指出我的错误,骂我也没事,大家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祝大家健康!健康!健康!

  12.14更。我说的扩散是说如果大家身边有肿瘤患者可以扩散下放疗的作用,不是扩散我这个答案啊。

  这个不算知识的更新,在肿瘤治疗领域,放疗的地位一直很高,只是希望大家能帮忙扩散下让更多的人多了解一点放疗。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对于肿瘤的治疗首先想到的是手术,然后是化疗,很多人对放疗一无所知,甚至有莫名的恐怖情绪,即使术后医生建议做放疗仍然拒绝,其实很多恶性肿瘤需要综合治疗,术前或者术后放疗能有效延长生存,降低复发转移,改善生活质量,毒副作用也因为放疗技术的进步不断减少。有些病人并不知道或者某些医生未按照指南及时建议而延误放疗时机在临床上并不少见,有时候明明预后很好的病人,因为没有及时放疗导致很快出现复发感到非常痛心,如果有这个意识,哪怕医生没有提醒,去放疗科挂个号咨询下一步需不需要放疗也好啊

http://kaze-movie.com/tongluminhua/14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